其实实话说,要是真的有必要引进内地医护


  • 其实实话说,要是真的有必要引进内地医护,英语是我最不担心的一个问题了。当然,什么时候才算真的有必要,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大陆顶级学校(像上海交通,复旦,北京大学,中山大学,或者像华西和湘雅之类的)的学生的目标总有一个是出国。对于医学生更是如此。我在上学时候认识一些朋友在上海做过elective,普遍的反馈是中国学生和医生英语水平普遍比他们想象的好,而且每个人都很热衷于和这些留学生练英语,方便准备他们的考试用。最影响他们学习体验的是其实病人都不会说英语。
    印象中上面一段提到的某个学校,每个年级一部分人是用法语上课,然后在医学院的最后一段时间是送去法国某个大学上学,并且会得到那个法国大学发的医学学位。所以其实语言真的是个小问题……。
    顺便病名和药名这个。新一个的药基本都是音译。旧一点的话会有意译。病名基本是意译。但是无论这么样中英文构词法都是一样的。因此写病历完全不需要担心。担心和病人沟通比较实际一点。
    (顺便我觉得有在其他国家学习过品葱用户应该都知道,留学期间有问题的从来不是写作业,而是如何和其他人沟通和社交……)
    以及考虑到中国传统,提供给国外的一般都是挑选过比较好的。以大陆医生的人数,挑出足够数量英文可以的问题可以说基本没有…………。
    所以综合上面的,如果只是找一批内地JMO去香港写病历,语言真的不会是最重要的问题。对医疗系统的熟习也可以通过和本地JMO组团来解决。而且考虑到大部分临时拿过去的只是专门应对covid一项,这个更加不需要担心。

    顺便其实这里面还可以看到一点。中联办回应里面专门挑着语言这一点说。为什么呢?是因为他们有自信语言不会出大问题。因此用中国话说,就是可以分分钟"打脸"那些说中国医生不会英文的人。像楼上提到的英文测试,及格率有82%,意思就是随便抽一个,已经经过中国方面挑选过的医生,英语及格的概率也挺高的。
    至于像别的品葱用户提到的只有15.6%的人及格的专业知识,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 別看得自己太高。

    大陸的醫療有那個條件讓醫生學到最先進的治療方案嗎? 語言能力不行的情況下,有能力去參加世界各地的研討會嗎?

    先進醫療設備不足導致了醫生不能也不懂得為病人提供最好的方案,然後扭曲的市場導致了醫德的淪喪,為什麼在大陸一個小病都要打抗生素?

    連手術刀的名字都叫不全的醫生怎樣在香港做手術? 開藥方,保險公司理賠單全部都是英文體系,這些醫生會寫嗎?

    就算香港政府拼了命帶進這些醫生最後也不過遭人白眼而已,民眾不信就是不信,這是很客觀的。


  • 目的就是要消滅粵語、英語等香港與內地的區隔。假以時日,香港也就和內地的糞坑相去無幾了:網路上有牆、學生普遍不會說方言、脖子上繫著紅領巾說習爺爺真親切的小護旗手


  • 俺老胡提醒你也别把香港看的太高了。医学从本质来说还是经验学,病人多,样本量大就是最大的优势。和英文好不好,关系真不大。医生的英文好不好,主要还是和国际交流有关系。中国的赤脚医生,英文不好大不了就内循环,内部交流,病人样本量大,疑难杂症多,和地广人稀的国家的医生相比,人口密度高的国家的医生的经验肯定会丰富很多。

    大陆医生90%以上不会去香港做手术,而且很多的手术操作,医生和器械护士只需要眼神和手势就可以达成,根本不需要语言交流。俺老胡以为,你把英文在医学中的作用实在是高看了。几百年前,欧洲还在用拉丁文做医学语言,现在不也大部分改成英文和法文了吗?

    大陆目前对抗生素管理的很严的,俺老胡不知道你有没有最近去过大陆。以前是抗生素滥用,现在和往年可不同了,去药妆店没有医师处方单也不能购买到抗生素类药品。士别三日,尚且需要刮目相看。借用小粉红的一句话,某些香港人反大陆别反魔怔了。俺老胡也知道香港人给英国统治了100多年,很多管理模式是比大陆先进很多,但是大陆也不都是傻子。在医学这块和政治无关的经验学和科学的结合体,借着病人样本量就可以吊打很多国家的医生,这就是客观事实。

    英语语言能力,说一千道一万,对于大陆地区的医生来说,就是国际交流用的。俺老胡不否认大陆医生大部分英文很差,但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读过大陆地区出版的国外医学翻译摘要这部杂志,目前也有电子版的。这就是大陆医生在英语不好之时的补偿方式之一。

    最后,俺老胡还要敲个黑板。你要说大陆医生的英语不好,还不如说是因为有GFW,才导致了医生没法上外网,使用谷歌多项服务,翻译最新的英文医学文献资料和进展,导致和国际发展脱节。这要怪也怪不到医生的英文水平头上的,你要去揍方叫兽和他的主子、走狗们。


  • 俺老胡得侄子(胡大海)就在协和读的医学专业。就俺老胡观察到的,大部分最新医学教材都会有专有名词的英文对照。大陆的人卫版的医学教材,都是必须有英文对照和书后英文单词索引,不然不准出版。另外还有医学专业英语这门课程,虽然也就是吹水打炮的英文课程,俺老胡也不了解上了什么内容。


  • 靠眼神交流? 你知道為什麼專業工作裡面需要有Protocol嗎?那是因為讓每一個專業人員就算脫離了本身團隊都可以有效的發揮自己的專業技能。

    按你的邏緝來看,李時珍哪怕拿到現在也應該是名醫,結果呢? 中藥還不是要靠日本人給這個招牌發揚光大,不諱言的說,閣下乃真中國人的典型,「想當然耳」四個字信手拈來。印度人口不輸大陸,衛生情況也普遍更差,病例也就「想當然耳」比大陸更為複雜多樣,那麼我是不是就可以下結論印度醫生普遍比大陸醫生好?

    就像我一再提及,大陸多數醫院的設備不足,醫生也缺乏與國際團隊的交流,舉一個最簡單例子就是現在美國的達文西手術機器臂可以讓病人的手術創口縮減到最小的程度,對病人術後的影響減到最低,更快的恢復。但相應的是醫生需要額外去學習時間成本去學習,每一個醫生的時間成本都是相當昂貴的。就簡單問,在大陸的病人,工作量如此之高時,醫生有能夠學習最新知識的時間嗎? 退一步講,哪怕醫生有時間,除了一些赫赫有名的醫院以外,普通醫院有資金去購買以百萬美元起跳的儀器嗎? 更不用提後續相應的配套軟件跟維修。哪麼如你所說,病例再多也只能停留在給病人做傳統手術,實際上病人在現代科技下明明可以擁有更好的治療方案,但明顯是受限於醫院的設備與醫生的水平。

    另一方面就是藥品,既然你一直強調臨床的重要性,請問大陸醫保報銷的藥品數量若何? 醫生有經驗使用更昂貴同時對病人更有效的藥品去進行治療嗎,這樣對治療方案沒有影響嗎? 大陸當然很多有錢人,但是那一部分用藥也只局限於在有名醫院裡任職的醫生,那麼,你還有信心說普遍醫生水平都高嗎?

    洗地回應就到此為止吧,品蔥每個人都有能力自己去學習思考驗證別人的說話,別看不起別人了。


  • 你给香港医生的英文水平洗地可以结束了。你难道不知道在手术室里,医生和器械护士是很少又语言交流的吗?你是真没去过医院还是装傻?做手术需要备皮,切开缝合,做好神经血管的保护,还需要对特定器官进行仪器监控。你以为你是让你聊天的菜市场?

    李时珍是个药物学家,怎么到你嘴里成了医生?你怎么不说最近拿了诺贝尔奖的屠呦呦是医生呢?你连医生和药剂师都分不清楚,还在和俺老胡狡辩什么李时珍的问题。

    既然你要说李时珍,我也和你掰扯掰扯。李时珍是在明朝那个年代,杰出的药物学家和药剂师。明朝距今600多年,没有显微镜,没有任何分析仪器,完全靠肉眼目视和品尝,以及病人做小白鼠实验来检验药效。就算是如今的新冠肺炎的疫苗,做人体临床实验也是需要自愿者做疫苗免疫实验的。你拿600年前的一个没有任何现代仪器条件下做研究的药剂师,和当今2020年的香港的外科医生来相比,是不是太不讲理了?你怎么不拿一只得了新冠肺炎的云南蝙蝠和Space X火箭来比较宇宙飞行能力呢?

    中国的西医虽然是舶来品,但是藉着人口基数大,病人巨多,各类疑难杂症多,大陆的医生自然是经验丰富。俺老胡还是一句话,别反大陆反魔怔了,连基本科学原理都不顾了。现在大陆的新冠疫苗为什么没有在本土实验而改在巴西和UAE,你原因难道不知道吗?如果你不知道,就多上网查查。

    医学是经验学,不完全是科学。科学那套虽然很有用,也极大地改进了现代医学的诊疗技术,特别是大量的电子器械极大的提高了医疗质量和人性化水平,但是你别忘了。医学不是哲学,可以闭门自己思考出来,需要有病人样本才能积累经验,丰富阅历。医学就是在不断地和病人,疾病打交道的过程中,逐步发展起来的。不是你弄几台叶克膜,就能新冠不治而愈了。没有经验丰富的医生,那简直是痴心妄想。

    中国最好的医学院,是协和医学院,美国人创立的。医学生8年学习,还需要做住院医生,不能结婚。1949年前的全部教材是英文的。俺老胡不否认英文在医学中的重要作用,俺老胡也反对中共在改造协和医学院过程中,乃至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中的倒行逆施和对学界的摧残。但是时至今日,客观的说,谷歌翻译可以解决90%的医学英文文献的阅读问题了。至于英语交流问题,这是无解的,也是强词夺理。除非英国如同殖民香港那样,把中国大陆殖民100年。你觉得现实吗?

    类似的,人口大国印度被英国殖民了几百年,也就是婆罗门和刹地利可以流利的说英语。低种姓还是说印地语。印度的医学发展如何,你自己已经有判断了,俺老胡就不多嘴了。中国大陆如果被英国殖民几百年,百姓的英语水平,和印度大体相当。北上广一溜儿英语,其余二线城市也可以马马虎虎对付英文。乡村那还是汉语的天下。恐怕那时候连汉字都没了,学法国人在越南,改成拉丁字母文字。

    “美國的達文西手術機器臂可以讓病人的手術創口縮減到最小的程度,對病人術後的影響減到最低,更快的恢復” 俺老胡以为,你这个例子举得就是 牛头不对马嘴。中国的医疗器械研发方面,对于机械臂的研究还是有点功底的。退一万步说,就算老共自己造不出来这么牛逼哄哄的美国机械臂,是需要去美国引进和交流这类器械,也应该是机械工程师,码农和电子工程师的工作,和医生可曾有半毛钱关系?医生只要会用这类手术器械就行,这仰赖于码农把程序UI翻译成汉语。

    你觉得国内学工科的学生,都找不到几个英文比香港人还要好的?或者找不到几个在美国留学过的大陆工科学生引进一下机械臂技术回来治病救人?你反大陆反魔怔了吧?

    普通醫院有資金去購買以百萬美元起跳的儀器嗎? 俺老胡告诉你,还真有。俺侄子的医院,去年光买一起都花了千万美元。各类精密神经科手术机器人,数不胜数。你真以为大陆的301医院是穷光蛋吗?你骂大陆也要骂在点子上。老共红色江山的资本,目前也是100亿美元起步的,你真以为他们还是延安的穷光蛋和泥腿子?如果可以,他们连月球都能买下来。俺老胡是体制内呆了这么些年,这个牛皮还是可以吹的。

    大陸醫保報銷的藥品數量若何?一台糊涂,不过俺老胡就告诉你,美国能买到的最新最新的新药,甭管多贵,301医院都能拿得到。至于你说大陆的医保,俺老胡只能说投胎在大陆就是悲剧。14亿人,老共也不想好好做医保。农村10亿人根本没有医保,俺老胡不做任何辩护,这是就是最大的黑点。香港医保好那是因为香港人少,地方小,英国殖民了一百多年,连几间像模像样的医院和药房都盖不出来?那你该问问葡萄牙和西班牙人了。

    如果香港和印度那么大,香港人的命运不会比印度人好到哪里去。你作为一个香港人,就别歧视大陆人了。其实俺老胡想告诉你,你只是投胎技术高点,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如果你投胎往北偏50KM,那就等着哭爹喊娘吧!


  • 為什麼只挑語言來說的原因
    我的看法是,因為中聯辦的話是說給大陸的新聞媒體報導給大陸讀者看

    直接且只提語言,而且重點是中文,就可以讓一大堆中國人真切感到自己是被人、被香港那邊的人所歧視著,敵意就能馬上被提上來

    因為很可悲的事實是,大陸絕大部份人對外語是反感的,特別是對學校強制要學的英文最反感
    而且更被中共洗腦到有一種想法是你香港都中國人,憑什麼你們香港人用英文來歧視我們中文,你他媽香港人也應該跟我們大陸人一樣用中文學習,中國人地方就給我講中文

    我是覺得你太看高中聯辦這深意了...

    再者,你提的那堆用英、法語學醫,然後到外國留學的人,有多少會回來?
    我當作100%回來,這些人極大部份就是為了上去管理位置而有機會出外,而不會長期在前線臨床作戰,長期在前線的都是在國內連讀的國產醫生的...責任

    我不認為被到處派去救火,隨時感染死去或是事後半殘的炮灰崗位,會是這批高等中國人...


  • 勁,真係有人討論

相關主題

  • 1
  • 1
  • 1
  • 9
  • 2
  • 1
  • 1
  • 1
  • 1
  • 3
  • 5
  • 1
  • 1
  • 1
  • 2
  • 1
  • 2
  • 3
  • 6
  • 9